為什麼Meta的元宇宙可能會失敗?


過去一周,Meta(前Facebook)首席執行官馬克·紮克伯格可能不太開心。當地時間10月11日,該公司舉行年度Connect大會並發佈新一代VR(虛擬現實)頭戴設備。這一旨在提振公司元宇宙戰略信心的舉動,不僅沒有帶來良好的行業反應,反而引發輿論一波波冷嘲熱諷。

《華爾街日報》通過一份Meta內部文件披露,一方面超過50%的Quest頭戴設備在購買6個月後不再使用;另一方面,該公司的虛擬社交平臺Horizon World月度活躍用戶不到20萬,與其設定的2022年底之前實現50萬目標相去甚遠。隨後又有媒體曝出,Connect大會上展示的紮克伯格虛擬化身有腿的視頻是作假,一位Meta發言人說,其實是用第三方動作捕捉技術,而非更高階的頭顯動作捕捉技術來實現的。

分析師、投資機構Seeking Alpha的專欄作者Albert Lin近日撰文稱,不看好Meta所描繪的元宇宙,並給出幾大理由。

Meta 圖片來源:Seeking Alpha
Meta 圖片來源:Seeking Alpha

Meta的CEO馬克·紮克伯格一直在積極押註元宇宙,希望為用戶創建一個全新的AR/VR生態系統,讓他們在虛擬世界中盡情享受。

在2020年第4季度至2022年第2季度期間,Meta的Reality Labs部門的總營業虧損為180億美元,收入略高於40億美元。雖然早期的損失是可以理解的,因為紮克伯格表示Reality Labs在本世紀末之前不會成為一個真正的商業故事,但投資者開始質疑Facebook向Meta的過渡是否真的能成為這傢社交媒體公司的可持續增長動力。

在本文中,我將討論為什麼Meta的元宇宙可能會失敗,並解釋為什麼投資者不應該押註Reality Labs,認為它是Meta股票的下一個價值驅動因素。

用戶並不真正感興趣

《華爾街日報》最近在 10 月 15 日發表的一篇文章表明,根據內部文件,Meta 的Horizon World(核心元宇宙產品)幾乎沒有引起消費者的興趣。最初的目標是到 2022年底達到50萬個MAU(月活躍用戶),但Horizon World到目前為止隻吸引不到 20萬用戶。自今年春天以來,Horizon World的用戶群一直在穩步下降,大多數用戶在第一個月後就不再回到虛擬世界。

這些內部文件還揭示以下內容:

在該應用程序創建的“世界”中,隻有9%的“世界”訪問人數超過50人,而大多數的訪問者為0。

過去3年,Oculus Quest(Meta的VR頭戴設備)的留存率一直在下降,超過50%的Quest頭戴設備在購買6個月後不再使用。

不到1%的用戶正在構建自己的“世界”。

在對514名用戶進行的一項調查中,人們表示他們找不到自己喜歡的“世界”,也找不到太多可以互動的人,頭像也看起來很假,“沒有腿”。

Horizon World 圖片來源:Seeking Alpha
Horizon World 圖片來源:Seeking Alpha

The Verge在另一篇文章報道稱,根據Meta的內部備忘錄,Horizon Worlds存在太多質量問題,甚至公司員工也沒有經常使用它。

在2022年剩餘的時間裡,Meta元宇宙業務的副總裁Vishal Shah已將Horizon Worlds置於“質量鎖定”(quality lockdown)狀態。雖然Shah承認元宇宙的潛力,但他給團隊的備忘錄中的以下內容表明還有很多工作要做。

顯然,Meta在說服其產品Facebook、Instagram、Whatsapp和Messenger上超過36億全球月度用戶加入元宇宙時遇到問題。今年2月,Meta表示Horizon Worlds的月活躍用戶數約為30萬,但此後一直沒有再更新數據。

到目前為止,用戶購買Meta Quest主要是用來玩遊戲,但眩暈和迷失方向的問題可能會阻止許多遊戲玩傢長時間使用這款頭戴設備。健身是另一個受歡迎的應用場景,但7月,FTC(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以反壟斷為由以3-2投票阻止Meta收購VR健身應用程序制造商Within。Meta試圖駁回FTC的投訴。

得益於與微軟的合作,新發佈的Quest Pro(10月25日上市,售價1499美元)將可以使用Teams和Office等應用程序的VR功能,但用戶是否願意購買如此昂貴的頭戴設備用來工作仍是一個主要問題。

競爭正在升溫

根據IDC的數據,2022年第二季度全球VR頭戴設備同比增長32%,Meta繼續以86%的份額保持市場領先地位,而中國的Pico(2021年被Tik Tok母公司字節跳動收購)擁有8%的市場份額。盡管鑒於當前的宏觀背景,預計2022年全球銷量將保持平穩,但IDC預測到2026年的總出貨量將從2022年的1080萬臺增加到3100萬臺。

IDC 圖片來源:Seeking Alpha
IDC 圖片來源:Seeking Alpha

在2022年第二季度結束時,Meta Quest 2占VR頭顯累計出貨量的大部分,為1720萬部,而總數為2070萬部。顯然,Meta目前是VR市場的主導力量。

IDC、彭博 圖片來源:Seeking Alpha
IDC、彭博 圖片來源:Seeking Alpha

成功伴隨著競爭。據MacRumors報道,蘋果計劃在2023年推出其AR/VR頭顯,售價可能高達2000美元。近年來,蘋果一直在招聘AR/VR人才,並收購該領域的多傢公司。據傳,這款頭顯擁有兩個M2處理器、4K micro-OLED顯示屏,具有虹膜掃描、面部表情追蹤等功能。

另一方面,索尼將於2023年初推出其PSVR2,價格可能與PS5遊戲機一樣高。目前有超過20款來自1P(first-person,第一視角)和3P(third-person,第三視角)遊戲開發商的遊戲正在開發中。盡管之前的PSVR花八個月時間才達到100萬臺銷量,而Meta Quest 2第一季度銷量為280萬臺。但因為其改進眼球追蹤、振動和移動鏡頭等功能,索尼對其VR頭顯的新設計仍然對Quest構成威脅。

經濟學可能沒有意義

從商業角度來看,構建元宇宙的最終目標是控制一個擁有龐大用戶群的VR平臺,並對這個生態系統內的每一筆購買“征稅”。這個想法與iOS應用商店和Android的 Google Play非常相似。

蘋果從年銷售額超過100萬美元的開發者那裡抽取30%的分成,對低於這個數字的開發者抽取15%。Google Play已將其平臺費用從30%降至15%。Roblox從開發者在該平臺上的每筆Robux銷售中抽取30%的費用。最後,受歡迎的NFT平臺OpenSea隻收取2.5%。

雖然紮克伯格此前曾批評蘋果對應用商店的銷售收取30%的巨額費用,他認為這會損害創新,但Meta在4月宣佈,它將向開發者收取高達47.5%的元宇宙內銷售分成(30%的Meta Quest Store費用 + 17.5%的Horizon Worlds費用)。這顯然與激勵創新背道而馳。

通過從虛擬世界中銷售數字產品的開發人員那裡抽取近50%的分成,Meta正在讓創作者不要在其平臺上投入太多時間和精力,除非用戶群太大而無法錯過。這將變成一個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情況,如果虛擬世界中沒有數十億用戶,開發人員將無法忍受極高的費用。如果沒有大量開發者願意一直創造新的和令人興奮的內容,用戶也不想在虛擬世界中花費時間。

結論

在我看來,紮克伯格對Reality Labs的巨額押註對這傢社交媒體公司的弊大於利,因為其虛擬世界正在呈現用戶參與度低、競爭加劇和對開發人員缺乏經濟吸引力的狀態。這就是為什麼我長期以來一直認為Meta的股票仍然是一個價值陷阱的主要原因。盡管目前投資者可能將其股票視為2023年市盈率達12倍的深度價值股,目前看似是估值低廉。

盡管Meta計劃在未來幾個月內將成本至少削減10%,但Reality Labs仍有望在2022年產生130億美元的總運營虧損。同時考慮到其核心廣告業務已經面臨增長阻力,Reality Labs的虧損就是拖累利潤率的主要因素。盡管投資者可能認為這隻股票2023年具有12倍收益的深度價值,但我仍然認為風險多於回報。


相關推薦

2022-08-02

能永遠都找不到市場的產品。“現在要知道人們真正想要什麼還為時過早,”佈特林在上周六發帖稱。“所以Facebook現在創造的任何東西都不會成功。”佈林特自認為是元宇宙概念的忠實擁躉,也有充分理由希望元宇宙成功而不

2022-10-07

內部測試儀表盤很清楚地表明這一點,”他表示,“這是為什麼?為什麼我們這麼不喜歡我們自己開發的產品以至於我們不能一直使用它?一個粗淺的道理是,如果我們不喜歡它,我們怎麼能指望我們的用戶喜歡它呢?”

2022-08-20

題是,2021 年 Meta 公司在 metaverse 項目上花費 100 億美元,為什麼畫質卻和 1997 年的 PC 遊戲一個水準?2022 年的元宇宙,還不如 90 年代的 PC 遊戲?紮克伯格的截圖在歐美互聯網瘋傳,演變成一場經典遊戲的大型懷舊現場。有人把

2022-10-19

內容的確是有些乏善可陳。一些常規的內容更新,幾款沒什麼熱度的遊戲,實在是無法調動各位看客的情緒。至於本應成為輿論焦點的Meta Quest Pro,也因其高昂的售價讓一大批潛在用戶頓時失去興趣。官方售價1499美元Meta Quest是Me

2022-10-02

元宇宙”把時間撥回一年前,Facebook更名為Meta。很難理解為什麼Facebook如此急於改名。即便“元宇宙”代表著一個更大的,且能夠到達的未來,值得投入,也不至於在如此早期的階段,用“改名換姓”的方式,丟出品牌資產的底

2024-03-01

傳出後,蘋果股價不僅未降反而微漲。不過若要解釋蘋果為什麼在造車這件事上失敗,還要回歸到其在造車領域所采取的策略本身——既要最好的硬件,也要最先進的自動駕駛系統。這種“高舉高打”在蘋果多個產品身上都成功

2022-10-08

把愛上Horizon Worlds作為自己的使命,"Shah寫道,他質疑為什麼建立這個應用程序的團隊自己不花更多時間在裡面。Meta公司首席執行官馬克-紮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的願景在很大程度上推動該公司的元宇宙努力,他承諾在10月11

2022-08-19

,這款元宇宙遊戲的畫面比較粗糙,和一般的動漫其實沒什麼區別,甚至還不如一些古董級別的遊戲,難怪網友“怨聲載道”。有真正玩過這款遊戲的用戶反饋,《Horizon Worlds》不僅僅是建模不夠好,簡直就是不夠好,玩傢隻能

2022-10-21

最無法理解的是,2021年Meta在元宇宙項目上花100億美元,為什麼畫質還是和老遊戲一個水準?圖源:Twitter@MNateShyamalan根據財報,2021年Meta旗下的虛擬現實部門Reality Labs總收入約23億美元,凈虧損近102億美元,等於說僅2021年,Meta在

2022-09-01

。”“目前人們幾乎不可能完全解……這其中的價值。我為什麼要這麼做?”要改變這種狀況,蘋果和Meta必須先將新設備推向企業市場,在此基礎上不斷改進設備舒適度,激起普通消費者的興趣。企業市場是發展方向Meta已經發佈

2022-10-18

最無法理解的是,2021年Meta在元宇宙項目上花100億美元,為什麼畫質還是和老遊戲一個水準?圖源:Twitter@MNateShyamalan根據財報,2021年Meta旗下的虛擬現實部門Reality Labs總收入約23億美元,凈虧損近102億美元,等於說僅2021年,Meta在

2022-10-12

們的軟件可以讓用戶在他們喜歡的VR設備上受益,這就是為什麼我對今天所宣佈的內容感到非常興奮的原因。”另一方面,Meta為自己的元宇宙戰略找到一個強大的盟友,能夠幫助他在當前的困境中有些許喘息。畢竟,Meta 多年來

2022-10-12

腿這種身體部位。他說:“但說真的,腿很僵硬,這就是為什麼其他虛擬現實系統中也沒有給用戶形象加腿。”就在紮克伯格宣佈這一消息的幾個月前,他因在社交媒體Instagram上發佈自己的虛擬頭像遭到猛烈抨擊。很多社交媒體

2022-10-11

仍有許多疑問。紮克伯格恐怕需要再次回答元宇宙究竟是什麼。去年,紮克伯格將元宇宙描述為一種“體驗式互聯網”。互聯網將不再僅僅是供人們觀看的一種東西。在Meta的網站上,元宇宙被描述為“是社交網絡的下一代演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