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斯克砍光特斯拉超充團隊:美國電動車普及雪上加霜


結束中國之行,馬斯克的心情很好,或許是過去一年最好的一天。雖然隻在中國逗留24小時,馬斯克卻滿載而歸。馬斯克訪華的最大收獲,遠遠不止是會見中國國務院總理。特斯拉上海超級工廠的汽車通過中國政府的汽車數據安全認證,成為第一個獲得此項認證的外資企業。因此,中國各地都陸續解除對特斯拉的禁停禁行要求,化解特斯拉在中國的最大不確定性,有助於進一步提振特斯拉在華銷量。


馬斯克訪華收獲滿滿

更為重要的是,特斯拉的高級輔助駕駛系統(FSD)終於有望在中國獲得批準,面向特斯拉中國車主推出服務。在馬斯克訪華之後,特斯拉中國網頁的FSD購買頁面已經從“稍後推出”變成“即將推出”。

對特斯拉來說,在汽車銷量陷入下滑的當下,FSD是新的營收增長引擎。為刺激更多車主購買FSD,上個月特斯拉剛剛把FSD的訂閱價格從每月199美元下調到99美元,一次性購買價格從1.2萬美元下調到8000美元(去年秋天還是1.5萬美元)。

如果FSD最終在中國落地,這無疑是打開全新的增長空間,資本市場也對FSD在中國的增長前景充滿期待。美銀分析師本周發佈報告,預計2030年特斯拉單是FSD一項業務就能在中國獲得超過20億美元的盈利。

美銀分析師是這麼估算的,按照FSD目前在美國的訂閱價格推算,特斯拉在中國擁有160萬車主,即便隻有四分之一的用戶訂閱FSD,就可以帶來每年5億美元的營收。FSD是特斯拉利潤率最高的產品,毛利率超過70%,因此這相當於3.5億美元的凈利潤。

美銀分析師還相信,FSD可以刺激更多中國消費者購買特斯拉,提升特斯拉在中國的銷量。如果特斯拉在中國銷量保持目前增長勢頭,那麼到2030年FSD的中國市場利潤就可以達到23億美元。

美國人顯然對特斯拉在中國市場的增長前景充滿樂觀。按照目前美元對人民幣1:7.24的匯率,假設特斯拉FSD在中國的價格看齊美國,就拿每月訂閱價格699元來說,會有多少中國車主買單,這顯然是一個不小的疑問。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華爾街是信。馬斯克此次訪華之後,特斯拉股價一掃此前的低迷態勢,上周一股價飆升15.4%,創下三年來的最大單日漲幅,市值一天就回升820億美元。

考慮到下個月特斯拉股東就要重新投票表決馬斯克價值500多億美元的天價薪酬,近期的股價上漲有助於穩定投資者的信心,對於馬斯克來說至關重要。不誇張的說,中國之行給馬斯克提供一把開啟天價薪酬的金鑰匙。

半夜砍掉超充團隊

然而,馬斯克回美國之後做的第一件事,卻是繼續大裁員。就在回到美國的當天夜裡12點半,特斯拉突然發送公司郵件,宣佈新一波的裁員舉措。應該說,此次裁員並不令人意外,但令人意外的是馬斯克的裁員對象。

上月中旬,特斯拉剛剛宣佈全球裁員10%,這是特斯拉公司歷史上的第四次大裁員,也是裁員幅度最大的一次,共有超過1.4萬人因此失業。一道離開的還有特斯拉電池開發以及公共事務的兩位負責人。馬斯克對此表示,這是為讓公司規模保持精簡與創新,並進入下一個增長周期。

在此次大裁員之後,媒體曾經報道馬斯克並不滿足於10%的裁員規模,他還想要裁減更多的員工規模,節省更多的資本支出。馬斯克甚至表示,但凡哪個部門保留超過三個業績考核沒有得到優秀級別的員工,這個部門經理就應該辭職。

果然,從中國回來之後,馬斯克就馬不停蹄地開始新的裁員舉措。相比上月中旬的大裁員,特斯拉上周的裁員規模並不大,隻有500人。真正令外界感到震驚的是,馬斯克居然開掉整個超級充電團隊以及新產品開發部門。

兩個部門的負責人麗貝卡·迪努奇(Rebecca Tinucci)以及丹尼爾·何(Daniel Ho)也因此一道離開。這些高管都已經在特斯拉工作多年時間,迪努奇負責特斯拉超級充電業務的基礎設施,而丹尼爾何曾經是Model 3和Model Y的高級項目經理。

特斯拉是在周二凌晨12點半的時候發送裁員郵件的。郵件這麼寫道,“作為我們節省成本與人員削減計劃的一部分,你的職位已經被不幸撤銷。”特斯拉超充團隊工程師查普林(Lane Chaplin)在網上吐槽說,自己半夜突然得知,整個超充團隊都不復存在。而大部分員工則是早上醒來,發現自己已經失業。

馬斯克對此次裁員的解釋是,“我們需要在員工規模以及成本削減方面做到極端硬核。”的確,在大裁員方面,馬斯克從來都不會心慈手軟。2022年上半年特斯拉還在繼續增長的時候,他就在全球裁員10%。當年年底完成440億美元收購推特之後,馬斯克在兩個月內將推特員工總數從7500人直接砍到不足1800人。

剛剛統一充電標準

但是,市場對特斯拉此次裁員最大的疑問是:砍掉整個超級充電團隊,那還做不做超級充電業務?馬斯克隨後在X平臺上表示,超級充電業務還會繼續擴張,但會以較慢的步伐推進,會專註於實現當前地區的充分運轉。

宣佈裁員之後的第二天,特斯拉股價就大跌6%,又回到上周一開盤前的價位,市值縮水到5770億美元。今年以來特斯拉股價累計下滑27%,是標準普爾500指數表現最差的成分股。同期標普500指數上漲8.1%。

但是,特斯拉至少目前不會再新建超級充電站,因為做這些事情的人都已經被馬斯克開掉。在過去的一年時間,雖然車輛銷售面臨著諸多挑戰,不得不持續降價來刺激銷量,但超級充電業務卻是特斯拉為數不多的亮點之一。

毫無疑問,超級充電網絡是特斯拉吸引電動車消費者的一大優勢。在美國人口稠密的都市地帶和高速公路沿線,特斯拉已經建設較為完善的超級充電站,保障特斯拉車主的出行需求,沒有第二傢電動車企可以做到這一點。

而且,特斯拉還統一美國電動車充電標準。過去一年時間,從奔馳大眾到福特通用,再到本田和起亞,以及Rivian和極星,各傢主要車企都已經宣佈放棄CCS充電標準,加入特斯拉的NACS充電標準陣營。這些車企的新車型會直接使用特斯拉充電插口,而現有汽車則可以通過轉接器來使用特斯拉的超級充電樁。

這對特斯拉來說,是一大利好。統一充電標準,意味著特斯拉超充網絡可以向其他電動車主開放,大大提升現有超充站的利用效率,增加新的營收來源。去年特斯拉在美國開放超級充電服務,非特斯拉車主要麼按照電量付費,要麼訂閱每月13美元的充電套餐,然後享受優惠電價。

高盛曾經在去年預測,以目前特斯拉佈局的充電網絡來計算,特斯拉單是充電服務可以每年增加10億美元的營收;當特斯拉超級充電樁達到50萬個的時候,光是對外開放超級充電樁,就可以額外帶來250億美元的收入。

營收利潤貢獻有限

既然已經統一美國充電標準,還能帶來其他品牌電車的充電營收,為什麼馬斯克要狠心砍掉超級充電團隊?

在電動車行業機構Escalent的副總裁博伊斯(KC Boyce)看來,馬斯克砍掉超級充電業務,是為節省成本投入到自動駕駛業務。馬斯克在中國時表示,特斯拉今年將在訓練和推理AI方面投入近100億美元,尤其是無人駕駛相關的AI技術。而超級充電業務就成為馬斯克節省成本的受害者。

BNEF能源分析師拉姆塞(Peter Ramsay)認為,馬斯克砍掉超充業務是是可以理解的,因為這個業務對特斯拉的財報貢獻非常有限。特斯拉第一季度財報中的“服務與其他業務”毛利潤下滑40%,隻有8100萬美元,而其中幾乎都是來自於二手車以及部件的銷售。

去年全年,超級充電業務隻給特斯拉帶來17.4億美元的營收,在特斯拉總營收的占比隻有1.5%。因此當馬斯克需要大幅削減支出,集中資源用於AI研發的時候,超級充電業務就成為他的裁員揮刀對象。

馬斯克砍掉超級充電業務,是為節省資本支出,集中資金投入AI與無人駕駛技術研發,但這一決定,卻可能對美國政府的電動車普及計劃帶來顯著的負面影響,也會加劇美國電動車需求降溫的挑戰。

因為,隨著各傢車企轉用特斯拉充電標準,特斯拉原本自有的充電標準NACS已經成為美國非官方的國傢標準,甚至壓倒拜登政府所主推的CCS充電標準。(由於監管規定,特斯拉在歐洲使用的是當地的CSS標準。)

眾所周知,拜登政府與馬斯克的關系非常冷淡。出於選票考慮,拜登政府與底特律車企的關系非常密切,致力於推動這些傳統車企的電氣化轉型,甚至連電動車行業會議都不願邀請特斯拉參加。而馬斯克也因此對拜登充滿怨念,多次在公開場合嘲諷拜登的政績,並表示自己不會再給民主黨投票。

美國充電設施匱乏

為什麼各傢車企不給拜登政府面子,要加入特斯拉的充電標準?特斯拉不僅是美國銷量最大的電動車企,也擁有美國最大的充電網絡。特斯拉在美國擁有2200多個超充站、1.2萬個充電樁。而整個美國也隻有18.3萬個公共充電樁,更為重要的是,美國將近三分之二的快充樁都是特斯拉的。

相比之下,中國今年2月的公共充電樁總數為282.6萬臺,過去一年平均每個月就新增8萬個公共充電樁(中國充電聯盟數據)。換句話說,美國全國的公共充電樁數量,隻有中國的6%,相當於中國兩個月的新增量。

充電設施匱乏是美國電動車普及的最大障礙之一。去年美聯社和芝加哥大學進行的電動車普及調查顯示,高達80%的受訪者都表示美國公共充電網絡匱乏帶來的裡程焦慮是阻止他們購買電動車的主要原因,還有70%的受訪者表示,他們不買電動車是因為充電速度太慢。

去年美國電動車銷量達到119萬輛的新高,但在美國滲透率隻有7.6%,而且銷量增長已經明顯放緩,增長速度被混動車超越。外界預計今年美國電動車滲透率會達到10%,明顯低於混動車的14%。顯然,購買混動車根本不需要擔心裡程續航。

拜登政府早在2021年上任之初就提出雄心勃勃的計劃,提出五年投入75億美元的全美充電基礎設施專項計劃(NEVI),希望在2030年前在美國建立50萬個充電站,實現每80公裡有一個充電站,以促使更多美國民眾購買電動車,實現新能源車銷量占比超過一半的目標。目前美國七成的充電樁都是過去三年安裝的,這也是拜登政府推動電動車的主要政績。

就在今年1月,拜登政府又提供6.23億美元的政府撥款,計劃在22個州建造47個充電站,新增總計7500個充電樁。但現實或許比美國政府想象的更加艱難,美國能源部的國傢可再生能源實驗室去年預計,美國需要在2030年之前建造120萬個充電樁,才能實現拜登政府的電動車銷售占比超過一半的目標。這個充電網絡密度顯然大大超過拜登政府的預期。

電車需求繼續降溫

現在特斯拉放棄新建超級充電站,對美國政府的充電網絡建設計劃會有什麼影響?不少行業人士對此有些擔憂,因為特斯拉正是白宮充電網絡建設的主要合作夥伴。特斯拉獲得美國政府最多的充電站建設撥款。

被裁員的特斯拉超級充電團隊的工程師詹姆森(Will Jameson)在X平臺(前推特)上表示,馬斯克開掉整個超級充電團隊。他不知道這會給特斯拉充電網絡NACS以及此前所做的充電網絡建設帶來什麼影響。“如果特斯拉就此交出充電業務皇冠,誰能接得過來?”

美國電動車行業協會EVAdoption的負責人羅倫·麥克唐納(Loren McDonald)表示,特斯拉的超充網絡是另外一個級別的,如果特斯拉決定放緩(新建超級充電站),那麼其他充電網絡公司會接過其中一些項目(聯邦政府撥款),但不可能全部承接下來。

電動車行業人士也擔心這會加劇美國電動車需求降溫的困境。電動車行業機構Escalent的副總裁博伊斯(KC Boyce)看來,“特斯拉砍掉超充團隊,肯定會延緩美國充電網絡的接入,也會延緩充電基礎設施部署步伐。這肯定會延緩電動車的銷量增長,無論是特斯拉還是非特斯拉車企。

雖然今年第一季度特斯拉交付下滑8.5%,但馬斯克相信今年年底特斯拉會再度實現增長。但至少在美國,特斯拉以及其他車企都面臨著電動車需求顯著降溫的挑戰,而他砍掉充電團隊的決定,隻會加劇這一困境。


以加州舉例,加州是美國最大的電動車市場,也是特斯拉在美國最大的市場。但是特斯拉在加州的銷量已經連續兩個季度下滑。今年第一季度,加州的特斯拉新車註冊量僅為5萬輛,同比下滑8%,而去年第四季度則下滑9.8%。特斯拉大熱的新皮卡Cybertruck當季的上牌數量為574輛。

一方面是加州電動車需求降溫,另一方面是特斯拉銷量下滑。今年第一季度,電動車在加州的市場滲透率從上年同期的21.2%下滑到20.9%。而特斯拉在加州電動車市場的占有率下滑6.4個百分點,降至55.4%。

統計這一數據的加州新車交易商協會(California New Car Dealers Association)表示,加州人對特斯拉的熱衷可能已經到頂。特斯拉的市場主導力正在不斷下滑,消費者開始轉向傳統車企。

是的,今年第一季度加州銷量最大的車型是豐田凱美瑞和本田思域,特斯拉Model 3已經下滑到第三位。就在特斯拉銷量下滑的同時,豐田和本田在加州的新車上牌量卻增長9.3%和18.6%。


相關推薦

2024-05-02

,馬斯克最近撤銷之前與白宮達成的協議。這個協議是讓特斯拉的電動車充電站對其他汽車制造商開放,意味著其他品牌的電動車也可以使用特斯拉的充電站。此外,馬斯克上周決定解雇特斯拉幾乎整個超級充電團隊。雖然他尚

2024-05-01

5月1日,特斯拉董事長埃隆·馬斯克(ElonMusk)宣佈,將解散其全球超充團隊,這是特斯拉在最近宣佈裁員10%的基礎上進行的又一次裁員,將波及數百名員工。據悉,裁員范圍包括特斯拉全球超充高級總監麗貝卡·蒂努奇(RebeccaTin

2023-05-26

大概開心壞,當地時間本周四,福特汽車表示,公司已與特斯拉達成協議,其電動汽車車主可從2024年初開始在北美使用超過1.2萬個特斯拉超級充電站。值得一提的是,由於特斯拉超充樁並不具有普適性,所以特斯拉將使用其開

2024-02-28

Group今年將隻生產9000輛汽車,這使其本已薄弱的財務基礎雪上加霜。特斯拉不停降價汽車租賃巨頭赫茲全球控股上個月宣佈,由於需求疲軟、價值快速貶值和維修成本高昂,該公司計劃拋售2萬輛電動汽車,占其美國電動汽車車

2024-03-21

面,UAW和底特律三強的利益是一致的。而且,UAW一直想在特斯拉組建工會的計劃也沒有成功。對致力於連任的拜登來說,失去UAW的背書是不可想象的,這上百萬張工人選票以及他們的傢人親友,直接關系到大選成敗。在得到拜登

2022-07-22

才從希臘假期中歸來三天的埃隆·馬斯克(ElonMusk),在特斯拉2022年第二季度財報電話會上,又又又盛贊來自中國的電動車汽車公司們。作者丨李文博編輯丨周到“但現在”,馬斯克話鋒一轉,“最棒的中國電動汽車制造商是特

2024-04-07

克用一種最為激烈的方式,辟謠權威財經媒體路透社關於特斯拉的一則獨傢報道。馬斯克怒斥媒體已經不是新聞。隨著個人政治立場逐漸轉右,以及收購推特之後的諸多爭議言行,馬斯克和美國主流媒體的關系越來越惡劣。怒斥

2024-03-21

面,UAW和底特律三強的利益是一致的。而且,UAW一直想在特斯拉組建工會的計劃也沒有成功。對致力於連任的拜登來說,失去UAW的背書是不可想象的,這上百萬張工人選票以及他們的傢人親友,直接關系到大選成敗。在得到拜登

2024-04-30

據媒體周二報道,埃隆·馬斯克已解雇兩名特斯拉(TSLA.US)高管,並計劃再裁員數百人,原因是他對銷量下降和裁員速度感到沮喪。報道稱,這傢電動汽車制造商的超級充電業務高級主管RebeccaTinucci和新車項目負責人DanielHo於周

2024-05-11

特斯拉裁員潮還在繼續,而且遠比馬斯克口中的10%更嚴重。比如在北美3400個招聘職位,僅剩下3個,即便如此,這3個職位也似乎不是全職。裁員也不再局限於銷售部門,包括充電、服務、工程、軟件甚至HR部門都受到影響。高管

2023-04-24

銷量增長更是達到驚人的147%。具體細分到品牌與車型,特斯拉依然是美國電動車市場無可撼動的領頭羊,去年銷量增長43%,至51萬輛。在傳統車企紛紛推出電動車型之後,特斯拉在美國電動車市場的占有率有所下滑,從2021年的70

2024-04-17

叫上名字的車企都來尋求合作”。另一個標志性事件則是特斯拉采用LFP電池。特斯拉曾經是NCM電池的忠實支持者,但早在2021年2月,埃隆·馬斯克就暗示要在部分車型中搭載LFP電池,並確認和寧德時代的合作。在當年7月的財報發

2024-05-10

同為美國造車新勢力,但Lucid的發展和特斯拉比起來無異於天壤之別,而兩傢CEO對中國電車的認知也截然不同。特斯拉CEO馬斯克認為中國電動車非常有競爭力,上月在接受采訪時,他表示:中國的電動汽車是特斯拉一個強勁的競

2022-07-25

拜登75億美元建設充電站的計劃,正在成為特斯拉的新商機。為利用政府資金建設超級充電站,特斯拉正準備在美國本土開放自己品牌的超級充電樁給其他電動汽車品牌。此前特斯拉已經在歐洲一些國傢開放自己的超充,近段時